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 走

五年没来了,网易博客居然还在, 偶尔回忆一下,是一件挺美好的事情,

 
 
 

日志

 
 
关于我

懒的不能再懒的懒人.

文章分类

A与B与C[原创]  

2011-12-07 19:05: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鸡不撒尿各有各的道,有人混了一辈子也未必能出人头地干出些明堂来,有人只轻巧巧的扭一下腰肢,飞了几下媚眼却能得到些许现成的实惠,谁也眼馋不得。就拿苏小春这个副局长的名头来讲吧,不过是跳了几支舞陪了几杯酒的眨眼工夫,常言说女人生来就是有手段的,只看你会不会用罢了。农村有句俗得不能再俗的老话:叫女子的药灵。意思是说儿子娶了媳妇,原先当娘的便去了势,在儿子面前说话的份量明显不如原先足趁了,媳妇嫁过来把儿子接手管起来自己当了娘娘,婆婆把这一切变化看在眼里,心生不悦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便是这:哎,不如儿媳妇的药灵光哩,跟着便是几声长嘘短叹。苏小春偶然间当了一回那个药灵的女子,但是事情过后却又被重重的重新摔在了地上。

苏小春当局长了,而且是外经贸局的副局长,一个出道刚刚二年,年纪不过二十几岁的女子,一没有过人的学历二没有光闪的政绩,何以能平步青云从一个名不见经转的人事科员提了副局长?苏小春副局长当了没半年又被开除了,不是一般的开除,而是罢官免职直接开除出了公务员队伍,最后竟然连户口也遣返回了原籍,如此重大一件事,前前后后一提一免,消息不胫而走,各种谣言满天飞,各种猜测都有,这件事在这个不算多大的城里炸开了锅,大家在茶余饭后又多了一些谈资。

故事还得从二年前说起,那是一个周末,市人事局的几名部门小头头们相约,周日这一天给刚从海南度假归来的郭局长接风洗尘,地点选在了离县城三十公里外的某旅游景区的农家乐里面。要说这位郭局长也是位实干的领导,在人事局位子上已经干了三年,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只要不出差池再干两年少不了提拨重用,近一年多来工作兢兢业业,除了正常的节假日几乎没有另外休息过,这不快到年底了郭局长孝敬他娘,借考察的由头写了一份申请带着他娘一家四口去了趟海南,昨天刚回来局长先在家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上午一行十几个人三辆车赶到了景区,先游玩然后安排了当地一家企业做东在景区附近的一家农家乐里面开始了宴席。

主陪和副主陪是企业的人,很明显企业不过是来买单的陪衬,宴席是为郭局长接风的,主角自然是郭局长,其间郭局长谈笑风声,声音洪亮,滔滔不绝的讲着他这次出外考察的见闻和收获,当然他没有忘记夸夸那些海边的女子。

美,是真美,跟咱这小地方的人的确不一样,那泳装、那作派个个明星一般,企业和随行去的人也紧跟郭局长的脚步使劲把郭局长往天上吹,拼命往头顶上捧。

酒喝到一多半,局长一抬头半醉的眼里看到了位比在海边上见到的泳装美女还漂亮的人,谁?苏小春。

这家农家乐是苏小春的姐姐姐夫开的,苏小春今年夏天刚刚从一所中专艺校毕业,因为家里顶上一没能人二没有关系,苏小春毕业之后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她在城里歌厅做了两个月的驻唱歌手,后来又去洗浴中心唱过歌,但是洗浴中心里客人们都喜欢野路子来的二人转,对喜欢独唱的苏小春不太买账,收入一直不是很稳定,于是她打算辞了工作明年去大城市里闯荡一番,临近年底还有不到两个月,她就暂时回了老家,在家闲来无事天天闲着急人,少不了跟她娘吵嘴磨性子,这不这两天让她姐姐叫到农家乐里来帮帮忙,上上菜。

起先郭局长并没有注意到小春,大家一起喝到后半路已是十分醉意,他看到出水芙蓉般的小春端饭来送饭,郭局长心花怒放,站起来扯着小春的手就不放开了,问长问短,直直把小春从头上夸到了脚上,问小春上过学没有,小春在城里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姑娘,对这样的客人那早已是见怪不怪,她倒是大方的跟郭局长聊了几句,说自己刚毕来,还没有工作,郭局长打心底里喜欢,心想这农家乐里竟然有如此漂亮的姑娘,并且这么落落大方,一点也没有拘谨和害羞的模样,他哪里想到苏小春是见过世面的姑娘,郭局长掏出名片递给苏小春,交待她有事可以直接找他。其实那会旁边的人和企业来陪客的人都喝得差不多了,谁也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只当是郭局长对服务员关心,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过了年大家该上班上班,郭局长也早就忘了农家乐里的那一茬,突然有一天,他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听声音异常甜美,口里尊称大哥。

大哥,我是苏小春,我来城里了,想请你吃顿饭。

郭局长把脑袋想破了也没想起来这是从哪里莫名其妙多出这么一个妹子。

郭局长跟小春打哈哈:哎呀,我最近工作忙,刚过完节回来有很多会议要开,估计抽不出时间。

苏小春在电话那头咯咯直笑:大哥,再忙也得吃饭不是?我来一回不容易,你说啥也得安排见我一次,苏小春把去年在农家乐见过面那事一提,郭局长好象多少想起来是有这么点事,所以也就答应了。

在一间KTV的包房里,俩人一见如故。

苏小春被郭局长安排在人事局做了一名普通科员,所有的人事关系,档案关系几经郭局长运作也都顺理成章的办理完毕,小春做了郭局长的秘密情人。

时间到了夏秋交替的季节,市里搞了一次市直机关干部拓展训练的考察活动,一行六辆中巴八十多人来到了某景区,上午拓展训练,下午联谊活动,艺校毕业的苏小春能唱能跳,甚得领导赏识,尤其是当苏小春那件宽连体的漂亮小外衫的衣摆飘到市高副书记的面前时,军队转业回来的高副书记甚至有些迷糊,差点招架不住几乎都要伸手去接苏小春舞动的双手,别看高副书记四十九岁的人了,但是小身板照样保持着,平坦的小腹,依然矫健的身姿。不愧是从部队下来的,依然保持着军人的一惯作派,高副书记是安徽人,飞行员出身,在部队上干到副师长转业来的,这几年在市里的经营也是有模有样,工作作风硬,一步一个脚印走得很稳健。

娱乐节目结束,晚上的用餐和住宿都安排在了县里唯一的准四星级酒店里面进行,大家分成三个级别分别安排,领导们在三楼领导专用厅就餐,各部门的头头们则去了二楼包间,其它的一般人员都被集在了一楼大厅里,领导们用餐由当地政府和企业的代表坐陪,苏小春被郭局长带在了身边一起在二楼包间里,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都喝得很高兴,苏小春也喝了不少脑袋开始晕头转向,要论唱歌跳舞她是内行,这喝酒她却没几分酒量,恍惚中她感觉有些尿急,原本想起来去趟卫生间没想到往高处一站起来,头晕得历害,酒精往头上拱头皮发涨眼前雾朦朦一片,她早忘记了人没出门还在酒桌前,听到旁边有人倒酒的声音,还以为是到了卫生间,她没来得急蹲下身子就开始方便,顺着那条紧身的美体黑线裤滴下来,旁边的人看到大家都楞在那里,谁敢不也出声,旁边坐陪得除了当地政府的两位干部还有企业的代表再剩下的就是市里来的领导,郭局长看到气得直喘粗气,人是他带来的他感觉脸上红一块紫一块的挂不住脸。郭局长赶忙起身去拉苏小春:这,这,这实在是不像话,哪里有这样的人。

听到郭局长在身边说话,苏小春开口娇羞羞的说道:哎呀,郭哥,我上卫生间,你怎么也跟进来了?别让人看见了笑话。

再看郭局长脸上已经没了血色,阴沉着脸拉起苏小春就往门走。

就在郭局长拉着苏小春出门之后,门还没有完全闭上之前,大家清楚得听到苏小春似是在梦里说话一般的说了句:

郭哥,这么猴急干什么?还不都是你的。

大家看到如此尴尬的一幕,又听到苏小春这样说,谁也不敢多说话,一伙人都低头端起酒杯直打哈哈。

郭局长在洒桌上失了面子,他再也无心回酒桌了,扶着苏小春回了客房,苏小春还纳闷问郭局长:郭哥,你拉我去哪里?我还想再去跳舞呢?

郭局长很生气,拉着苏小春往客房走:你还是先回去换条裤子再跳舞吧。

第二天起程回市里大家谁也不敢提这件事,当然高副书记更不会知道这件事。

郭局长感觉苏小春让他失了面子,对苏小春感到很失望,心里盘算着等回去找什么由头把苏小春处理了,苏小春却蒙在鼓里:这郭哥是怎么了,来时还跟我坐一排坐来的,怎么回去却换了另外一辆车?苏小春竟然对晚天晚上的事一无所知。

回到市里以后的第二天,高副书记破天荒的邀请郭局长一起参加了一次聚会,高书记点名让苏小春做陪,郭局长多少猜出了三分,懒得计较正好顺水推舟,苏小春离开郭局长做了高副书记的情人。

时间没出二个月,苏小春被破格提拨为市经贸局的副局长,这条消息对于并不是很大的地级市来讲无异于放了一颗卫星,知情的人直哼哼鼻子,不知情的便开始了种种猜测,但是猜测归猜测,苏小春照样风风火火的上班了,她不懂业务,每天也就是去点个名,然后就自由活动,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只要晚上照例去高副书记那里报道加夜班就行了。

这一天,苏小春到经贸局点完名,她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上了会网,感觉精神有点恍惚,估计是昨天晚上加班太累了,她也没太当回事,原本是想起身去倒杯咖啡提提神,没想到一站起来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当她几分钟以后站起来的时候,却像是换了一个人,眼睛直直得头发也散了,她转回身坐回到坐位上开始大声的哭,同在一层楼的同事们听到动静都赶过来看,眼前的这一幕把大家吓了一跳。

苏小春看到有人进来,原来甜美的声音变成了一个老妇的声音,大家都害怕谁也不敢接近,有人赶紧喊来了局长。

局长姓牛,虽然姓牛却长得一点也不壮实,平时的工作作风就属于谨小慎微的那么一个人,他没有别得爱好,就是好掐算,局里有点屁大的事也要暗地里掐算掐算,当然不能明着掐算,他都是暗地里闭上眼偷偷的掐算,别人看到还以为局长办事稳承遇事好思考,其实他们并不知道他那里是在掐算呢。

牛局长一看眼前的苏小春不仅眼神不对劲,声音也变了,他心里暗暗稍一掐算试探着往苏小春跟前凑了凑,仔细看过心想:难不成又被鬼附身上了?

你是谁?苏小春看了一眼凑过来的牛局长问。

牛局长心里纳闷,你苏小春来局里也已经好几个月了,难不成连我牛局长也不认识不成?牛局长心想。

小苏,我是牛局长。

别叫我小苏,你得管我叫大妈。

牛局长心里想笑?但是他忍住笑继续说道:按年纪我是你叔叔辈的,你即便不愿意称呼我局长也得喊一声叔叔吧?

我不是小苏。

那你是谁?

我是小春的姥姥。

牛局长一听心里吓了一跳。

牛局长知道,上个月小苏也差不多闹过这么一回,大家正好好的开着点名办公会,小苏坐在那里就开始哭,别人问她为什么哭,她说她不是小苏,她是小苏的姥姥,死了好几年了,别人在那边都有车开她没车,她要想要辆车。后来小苏还真请了两天假,听说回老家找扎纸匠给她姥姥扎了一辆四个圈的车烧了,难道今天又来了?

牛局长大着胆子问。

大妈,上次不是已经给你烧过一辆车了吗?你这回又来是想要些啥?你跟我说,回头我安排小苏让她给你办。

我啥也不要!我那辆好好的车开在路上被抢了,你让小春再给我扎两警察保安,让他们来保护我,把车给我要回来。。。。。。

 

 

牛局长知道苏小春的底细,赶紧给高副书记打通电话简要做了汇报,他是想请示一下高副书记,是按苏小春说的办真找人扎两纸保安吗?

高副书记是部队转业来的好干部,受党教育多年,虽然他好色却不糊涂,在电话里就骂了娘:我看你狗日的牛局长是干到头了。。。。。。

苏小春被送进了精神病四院。。。。。。

苏小春的家里来了人,苏小春还没出院就收到了被开除的消息。。。。。。

 

 

  评论这张
 
阅读(427)| 评论(199)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