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 走

五年没来了,网易博客居然还在, 偶尔回忆一下,是一件挺美好的事情,

 
 
 

日志

 
 
关于我

懒的不能再懒的懒人.

文章分类

我与贾小米的故事[原创]  

2011-12-03 22:27: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12月03日 - 上村刘凯 - 刘凯

    

    我与贾小米认识已有一年三个月,如果不是小米这次莫名其妙的消失,我们甚至都到了准备结婚的地步了,到今天是我跟小米分别了整整五个月零七天的日子,没有想到我与小米会是以这种方式再次相遇,我苦苦寻找的爱人居然就这样在我的眼皮子底隐藏起来生活了整整五个多月,这里是一个恒温库,我是一家超市里的采购主管,跟他们有业务上的来往差不多有二年了,恒温库的老板是我大学的同学张青,也是我很好的朋友,我们俩都是外地来这里打拼的年青人,我们一起来这个城市六年了,他已经创业成功当了老板,我却一直在超市里给人打工做采购主管,刚开始合作的时候我经常会带着手下亲自前来提货,最近半年采购渠道渐渐走上了正规,再加上我一直在努力寻找小米,所以我很少亲自来了,今天我是来对账的,负责业务对接的小李来过两次了,一直没有把账对上,不得已我才亲自跑来了,我对完账要离开的时候路过恒温库的门口,我转身的瞬间似乎感觉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我问小李。

    刚才你有没有看到一个人站在门口?

    刘经理,我没有看到?怎么了?

    噢!没事,可能是我看错了。

    不,不对,这个身影太熟悉了,会不会?我把已经迈上车的脚撤了回来,我迅速的往恒温库门口这里走,当我掀起恒温库厚重的棉布门帘的时候,眼前的这一幕让我震惊了,眼前站着的人就是小米,虽然她的头发已经掉得稀疏,虽然她曾经瘦削的面庞也已经变得异常臃肿,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小米。

    小米,你怎么。。。说完这个字我已泣不成声。

    眼前的这一切让我大吃了一惊,那个曾经皮肤白嫩,娇娇弱弱的青秀女子现在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我的泪水顺着脸颊流淌最后甚至抽噎着差一点喘不上气来。对面的贾小米面无表情,冷冷的眼神里直视着我就好象是在看一个陌生人,她把手伸过了握住了我的手,淡淡的说了句。

    刘爽,我最看不起的就是男人流泪,你别让我看不起你。

    我强忍住眼泪,心疼的说。小米,我真傻,这五个月以来我走遍了这座城市里的大街小巷,我找过很多地方,你的父母家,你的同学朋友,我都曾经去找过,我甚至都向你的父母下跪过,我求他们告诉我你还活在这个世上,他们都摇头说不知道,他们说已经求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找过,但是找不到,一点消息都没有。一直到现在,白天没事就往大街上跑,拿着你的照片见人就问。

     多少个夜里,我守着你留下的那条红色的丝巾彻夜难眠,每天晚上只有我嗅到丝巾上面你曾经留下的气息才能含着泪睡去,我幻想着有一天你能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有一天,我甚至都带着一封事先准备好的绝笔信去见了你的父母。

     叔叔,阿姨,我以后可能不会再来看你们了,请你们保重。

     你要去哪里?

     阿姨,如果有一天小米能回来,请你们把这封信交给她。 我把信交给了你妈妈。 

     刘爽,你要坚强,世上的好女子多着呢,你应该往前看,往前走。

    叔叔,你们就不要再劝我了,这几个月以来我想了很多,当初,我跟小米有缘走到一起,这全是上天的安排,我感谢此生能认识她,现在我也想开了,我要出去很远的地方,或许小米也在那里等着呢也说不定,我记得小米说过,她喜欢那里的天高云淡,喜欢那里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请你们二老保重,如果有一天,我能找到小米,我一定会带她一起回来再考敬你们二老。我走了。临出门前,我跪在你父母面前,磕了三个响头,我告诉他们,这三个头是我替小米给你们磕得。

    我瞥下早已经哭红了双眼的你的父母,跌跌撞撞得离开你家进了七楼的电梯,我从楼道里走出来的时候,你的父亲在阳台上大声喊住了我,原来是他们拆看了我写的信,当他们知道我是写下了绝笔信打算彻底离开时,他们跟我说了实话。他们说你走得时候的确没有跟家里打过招呼,只知道你病了,什么病他们也不知道,从那以后从未跟家里联络过,但是有几次家里的电话莫名其妙的响过几次,虽然每次接起来都没有人说话,但是他们从电话那头的稍显粗重的喘息声中能够判断,电话一定是你打过来的,他们的女儿小米还活着。。。。。。

 

   小米的双手冰凉,我能感觉得到那双曾经细滑凝脂的双手早已肿得不成样子,但是我不忍低头去看它,我感觉到我握着的这双手甚至比我的手都略显粗大,特别是看到她此刻身着一身冷库专用的白颜色的工作服,脚上蹬了一双极不相称明显要大出好几号的白色雨靴时,我的泪水再一次忍不住淌了下来。

    小米,你怎么了?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刘爽,我病了。是治不好的病,我弟弟还在上学,家里根本不可能拿出那么多的钱帮我治病,再说,我这个病是不可能治好的,我怕拖累我父母,更怕担误你未来的幸福我才选择了悄悄离开。

    小米,你知道我找你找得多辛苦吗? 走,你跟我走,哪怕倾家荡产我也要给你治病。

    一切都晚了,医生说,我最多还能再活半年,早已到了晚期。小米谈然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好象说得不是她自己的事,而是在说另外一个人。

    我疯了一般掏出手机拨通了恒温库老板的电话。

    老张,这怎么能这样,小米一直在你这里,为。。。电话被小米一把夺了过去,虚弱的她差一点摔倒,我赶忙去扶她。小米她推开我的手,刚才还沉静的她有些激动的说。

   是我求着张哥不让他告诉你的,我从医院知道自己病了,医生告诉我这个病目前在世界上都是难题,是无法彻底治愈的,最好的情况也只能是药物维持着多活一年,所以我不想拖累家人和你。

    小米,你怎么能这么傻,你知道这几个月以来,我都是怎么寻找你的吗?你的父母亲戚是怎么寻找你的吗?我们都曾经想到过要去报案。

   小米看着泪流满面的我,她听了我说他父亲为了寻找她有一次在马路上差一点被车撞到的话,她的眼睛里瞬间盈满了泪水。她断断续续得说。

     那天我从家里出来,我打算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从此再也不回来等着慢慢死去,我拖着行李箱一个人漫无目的在马路中间走,恰巧被从那里路过的张哥看到,他看我精神状态很差,停下车来问我,我忍不住都跟他说了,是他收留得我,我央求他不要告诉任何人,更不能告诉你我在这里,这几个月以来我一直住在这里,除了我从家里离开时带出来的一些积蓄,剩下的做治疗的钱都是张哥还有冷库里的工人们给我捐得,我是觉得过意不去才主动要求在恒温库里干些我力所能急的活,小米边说边哭。

     我再也听不下去了,我拉起小米去了医院,我想哪怕是再难我也一定要想办法给她治病。。。。。。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514)| 评论(119)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